三看珠三角农村集体产权改革
发表时间:2013-11-20 09:18:43
《农民日报》2013年10月17日 记者 曹成毅 

      从1978年开始,特别是新时期以来,广东作为对外开放的试点省,开启了吸引外资,借力发展的黄金机遇期,引领珠三角经济走上了发展快车道。在城市发展需要盘活农村资源、农民渴望集体资产保值增值的双重动力下,一场以“建立归属清晰、权能完整、流转顺畅、保护严格”为目标的农村集体产权改革随之启动、成效显著:700多万农民顺利持股进城,成为了股民;农村“三资”管理工作实现了规范化、制度化,保障了集体资产的保值增值……

  日前,记者深入佛山、东莞、广州等地,探寻珠三角推进农村集体产权股份制改革的脉络,展望改革的光明前景。

  一看:股份制怎么改

  广州市荔湾区中山八路的荔湖大厦,是一个集童装市场、银行、酒店和餐饮于一体的商业写字楼,商铺林立人流如织。西郊经济联社理事长李有坚介绍道:“大厦是西郊联社的物业之一,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是联社的股东。”在这片土地上,西郊人曾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时至今日,改革的大潮已让这里的气息焕然一新。



  西郊联社的第一次改革,可以追溯到11年前。2002年,按照广州市“城中村”改造规划,西郊村开始“村改居”工作,撤销了村委会,全部农村户口转变为城市居民户口,西郊联社也同步启动了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革。

  经过全面清产核资,2002年西郊联社核定的资产净值为2.46亿元,总股数为439089股;以2002年9月30日24时,作为股东确认截止日期;正式股东配满达到243股为止。农民按照自己量化到的股份额度,年终进行分红。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福利型”股份制的弊端也显现了出来:村民不用参与集体经营活动,年底也能拿到不菲的分红,集体大部分的经营收入用来发放股东收益,导致在发展过程中一直存在资金短缺等问题……

  2006年,西郊联社开始深化股份制改革,决定将集体经济和农民股权真正转变为公司法意义上的股份经济和企业股权。

  谈起第二次改革情况,李有坚说:“当时主要是分两步走,对已发展成形的旧企业,让股东重新赎买所持有的股份;对新发展企业项目,成立股份公司,联社与入股的股东共享成果、共担风险,联社的收益部分转为二次分配。”

  “这么一来,再不是‘干不干都有钱分,干多干少一个样’了。企业收益好,年底股东才能拿到更多的股份分红,参加企业工作的,还有工资拿。”西郊联社股民李建棉说。

  西郊联社的企业化改革,只是广东深化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革的其中一个模式,实际上,在珠三角地区不同地市的农村,股份制改革的路径和表现形式不尽相同。

  “珠三角地区农村集体产权股份制改革中呈现的多元化发展模式,跟广东各地普遍实行‘一村一策’有很大联系。‘一村一策’通过充分鼓励各集体经济组织根据自身的特点,结合实际情况,探索适合自身的路径。这种充分尊重基层的实践探索形式,使基层迸发出极大的创造性。”广东省农业厅副厅长顾幸伟表示。

  二看:“三资”怎么管

  近年来,珠三角农村集体资产总量急剧增长。截至2012年末,珠三角8个市村、组两级集体资产达3228亿元,占全省村组两级集体总资产的89.2%。为了防止集体资产流失,珠三角各市区依托现代信息科技手段和制度创新,强化交易、管理和关键三大重点环节,积极探索集体“三资”(资产、资源、资金)管理工作的新方法。

  交易规范化的村(居)集体资产管理交易平台、财务专业化的村(居)集体经济财务监管中心平台和监控信息化的网上财务监控平台的推广落实,为广东集体资产保值增值构筑了坚强的保障。

  ——交易规范化。



  珠三角地区农村集体经济发展以物业经济为主,集体建设用地、厂房、商铺等物业的租金收入,占每年集体收入的八成以上。这些物业的出租交易环节,是造成股民上访、干群关系紧张的导火索。

  佛山市南海区平东社区农民李永祥说,以往的物业交易都由村里自行进行操作交易。公示范围小,参与竞拍的人不多,还存在某些村干部故意缩短公示期,甚至根本不公示,导致资产由特定的人低价购得,损害了村民的利益。

  在规范集体资产交易环节方面,南海区率先破题。全面完成了农村集体资产管理交易平台建设。“我们通过在镇一级建立集体资产管理交易中心,在集体资产管理上实行分级交易。对于租赁时间超过6年、年租金收入超过10万元等条件的项目,规定必须在镇村(居)集体资产交易中心进行交易。”南海区政务委员叶迎津介绍道。

  “交易过程统一使用公开明标竞价的方法,交易信息及结果在网上和村、组公布栏里及时公布。”里水镇委书记朱辉球说。

  里水镇沙涌社区居委会书记李业华说:“村集体资产放到镇交易所进行交易后,村民看得明明白白、干部清清白白,有效减少了农村内部矛盾。”

  农村集体资产管理交易平台的建立,促进了南海区农村集体资产效益最大化和农村集体经济运行的公开化。其他市区纷纷到南海取经,积极效仿,农村集体资产交易平台在珠三角各市区迅速推广开来。

  ——财务专业化。

  2006年4月起,佛山市顺德区全面启动了以引入社会中介代理农村财务为核心的农村财务管理体制改革。各镇(街)以公开招标的形式,共选定了6家中介组织作为代理记账的“第三方”,各村(居)、股份社集体的财务移交“第三方”代理,代理费用由镇级财政负担。截至2012年底,全区委托中介组织代理的账套超过1400套。

  顺德区乐从镇上华村党支部书记郑建华表示:“以前,村里的财务人员素质不高,账目不清的状况时有发生,导致了群众对村干部有猜忌。现在,政府出钱聘请了会计师事务所专业人员来做账,村里不仅省时省力,财务情况还变得井井有条、清清楚楚的了。”

  “引入‘第三方’代理农村财务,真正实现了钱、账分管,对农村集体资产和财务运作进行事前、事中和事后的全程监管,从而提高了集体资金利用率,防止了集体资产的流失。”顺德区社会工作部副部长何鸿佳说。

  ——监控信息化。

  南海区2011年10月全面推进农村财务网上监控平台建设,去年上半年全区农村财务网上监控平台已全面开通运行,共有2917个村(居)集体套帐纳入监管范围。这一平台将所有集体资产、资金、合同、债券、债务、会计账、出纳账及集体各项收支全部纳入在线动态全过程监管范围。

  “现在只要在网上轻轻一点,就能查到村集体资产的情况,村民对资产心中有数,对村干部的猜疑就会消失了。”南海区平东社区农民陈醒帮说。

  目前,珠三角地区有255个镇(街)建立了农村集体经济财务监管平台,128个镇(街)建立集体资产管理交易平台。广东提出,2014年珠三角地区全部镇建立集体资产管理交易平台;并鼓励有条件的地区,以镇级交易平台为节点,向上下两端延伸,建立县、镇、村三级农村集体资产管理交易网络。

  三看:下一步怎么走

  “珠三角的农村集体资产蕴含着巨大的升值潜能,继续探索其进入市场的方式,将可以有效平抑房地产过热和维持金融平稳。”农业部经管司副司长黄延信说。对此,他提出了一个“和面理论”:在和面的过程中,面粉和水必须保持在恰当的比例。在城市建设用地紧缺和货币超发的情况下,让农村集体资产特别是土地资源,充分进入市场,“面粉”多了,就能有效地吸收多余的“水分”,对于保持金融稳定,改善经济环境,可以起到积极的作用。

  然而农村集体资产要充分进入市场,还面临着许多体制机制障碍和困难。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改制方向存在争议。

  农村集体经济在经营运作过程中,不时会遇到“身份”问题。广东省农业厅经管处副处长王小慧说:“将经济联社和经济社转变成为公司法意义上的股份公司,才能更好地与市场接轨、开展经营工作,以及建立现代企业管理模式。”

  经济联社或经济社在进行公司登记方面却存在不少法律障碍:公司法规定股东人数最多不能超过200人,但是绝大多数的经济联社或经济社,股东都超过200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名下的土地,改革当初保留了集体建设用地性质。而股份制公司名下所有的土地,性质上必须是国有建设用地。

  “现在集体经营收入免税或者只缴纳营业税,改制后将既要缴纳营业税,也要缴纳所得税,社员红利分配还要纳税。”农业部经管司集体资产管理处调研员余葵说,转制须谨慎为之,要对面临的风险有足够的勇气和准备。

  ——剥离集体经济组织的公共服务职能存在困难。

  目前在珠三角各市区,大多数农村(社区)的社会公共事务管理费用,还是由当地的经济联社来承担。剥离经济联社的社会事务,使其转变成为一个单纯的经济实体后,这批数目不小的村(居)的社会公共事务管理费用由谁来担负?

  在东莞市虎口镇社区,居委会书记万树芬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社区治安队现有70人,一年的治安费大概是200万元;社区的清洁卫生主要通过雇佣清洁人员来负责,一年需要300余万元。这样算下来,每年的公共费用支出至少为500万元。

  “珠三角这么多社区,如果全部的公共开支都由政府来承担,恐怕地方公共财政暂时难以支撑,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广东省农业厅农村经济组织管理处处长陈暹秋说。

  ——亟待出台一部能够统一适用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

  我国涉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法律、法规、规章、规范性法律文件数量众多,但更多的是分散的原则性、模糊性规定,缺乏全国层面的专门性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

  南海区乐从镇上华村一名村干部坦言,每一项改革都会牵涉到不同人群的相关利益,“一村一策”引起的各村差异,容易导致不同利益群体相互之间的较劲甚至冲突,导致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在民主管理、股份分红、收益分配等纠纷、矛盾不断增加。

  很多基层干部和农村群众表示,珠三角广大农村急需一部能够统一适用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行为纳入法律的范畴,使各地的农村集体产权改革能够有法可依。


附件下载